您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快讯 >

kk体育app官网注册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发布时间:2023-07-16    发布人:admin

《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观众问:戴耳钉了吗?)

徐:捧哏没敢戴!

徐: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今天哪,我给您说一段相声。这个相声啊,

(黄上)

黄:这不是德云社德字辈的大腕儿徐德亮嘛?

徐:哟?这不是健字辈的大腕儿黄健翔嘛。

黄:您别突出这个健字行嘛?谁贱啊?您挺好的?

徐:挺好的。

黄:对了,您抽烟吗?

徐:抽啊。

黄:早说呀,(作掏兜状)

徐:哎,别客气,别客气。

黄:我提提裤子。

徐:我以为你给我上烟儿呢。

黄:我是得给您上烟儿。

徐:就您这大名人,您给我上烟儿?

黄:我又求与您!

徐:您什么事儿啊?

黄:我球让您带我说相声。

徐:你要说相声?

黄:对。

徐:哎,这事儿奇怪呀。你说相声?

(董上)

董:哟,哈哈哈,徐德亮!哈哈哈!哎哟哎哟!(边打招呼作势下跪)

徐(先跪下):哎,别介别介!

董:鞋带儿开啦。

徐:这布鞋又鞋带儿吗?

董:刚配的。

徐:哎,我说你们俩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是怎么着?您什么事儿啊?

董:我跟您说相声啊!(转头冲观众)除了相声你还会啥啊?

徐:你也说相声?这回热闹了啊,我们三个人一块儿给您说一段相声。

黄:(向徐)不对,德亮,这相声得咱们两个人说。

徐:(向黄)咱俩人说?好!

董:(向徐)这相声应该咱俩人说。

黄:(向徐)咱俩人说。

董:(向徐)咱俩人说。

黄:董路,你不对了,你一个足球记者,跟人家徐德亮说相声,你这不叫自甘堕落吗?

董:健翔,你才不对呢,你一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不自取其辱吗?

黄: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这算自毁前程。

董: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那叫自废武功!

黄:(冲徐)你衣冠禽兽!

董:(冲徐)你禽兽不如!

黄:你死了喂狗!

董:你狗都不吃!

徐:你们把我剐喽得了。怎么都冲我来了?我问问吧,你们干嘛都想说相声啊?

董黄:混不下去了!

董:哎我说健翔啊,你这就不对,你一著名足球评论员,你事业如日中天,你臭名,你英名四海,你怎么就混不下去了?

徐:人家问的有道理啊。

董:人家还是西西踢威的主持人呢。

徐:你法语说的不错啊。那叫西西踢威嘛。那叫

黄:CC剃崴。

徐:你这还不如他呢。

董:咱们做人得厚道一点,今天当着大家伙的面儿,你给说说,你怎么就混不下去了?

黄:你们是不知道啊,表面上看我们挺风光的,其实有身上有好多的约束,你比方说,有关部门就规定了,主持人不许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

徐:什么商业活动都不许参加?

黄:不许。

徐:你比方说演电影?

黄:不许。

徐:出唱片?

黄:不许。

徐:拍广告?

黄:不许。

董:上厕所?

黄:不许。嗐,我说的是商业活动,上厕所也只能去公益的,不能去商业的。

董:那合着遇上收费厕所那还得憋着?

徐:要不他们主持人肾都不好呢!

黄:去!谁肾不好啊?

徐:您挺好的,您挺好的。

黄:不瞒你们说,我还真认真学习了相关规定,发现只有两件事能做,

徐:哪两件事啊?

黄:一个是写书,一个就是说相声。

董:写书这事儿我知道,这不刚出了一本书《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吗,全国发行啊,卖得那叫一个……惨啊。

徐:像话吗?人家跟这儿站着呢,你捧着点儿说,卖的是不太好,但是人家写的……更不怎么样。

黄:我招你们了?

董:健翔,说实话你也不错啦,你想,你一年出本书,还没人管你……

黄:谁说没人管?最新规定刚刚出台:今后凡是主持人再写书,一定要把书稿先交给有关部门,审阅之后才能出版发行。

徐:那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黄:是耽误不了几天。这不世界杯之后,被齐达内顶了一脑袋的那家伙,叫马特拉齐出了本书,《我到底对他说了什么》,说什么把人家老齐气成那样了,书卖得特别好,咱们这儿也有人窜的我,让我写本书,《我到底为什么那么说》。

徐:有道理。

董:这肯定卖的火啊。

徐:都想知道你干吗那么说啊。

黄:我写了,书稿送去审了,人家说了,一个月啊,世界杯之后一个月就审完,马上出。

徐:那不耽误事。

董:这够快的了一个月。

黄:下届世界杯。

董:四年啊?

徐:这太慢了,这个。

黄:我们还有好多别的规定呢,所有主持人一律不许染发,男主持人不许留长发、不许剃光头、不许留胡子、不许……

董:等会,等会,我想想,你们台那个《倒霉54》、《非常三缺一》那位主持人,可是又染发又长发啊!

徐:那我知道,人家身价好几十个亿呢,估计那一根头发得两万。

董:两万?!两万那是白头发!

徐:那黑的呢?

董:黑的是3万!

黄:那要是彩色的呢?

董:5万吧!

徐:哪儿有彩色的啊?

黄:人家那是因为贡献大,特批的。再说了哪行哪业还没有个特例啊。要依我看,这主持人的发型啊,只要适合自己的体型、脑型、脸型,观众瞧见喜欢就得了贝。

徐:有道理!

董:对啊!

徐:那不过你说那秃瓢也不许主持,那你说挺好的主持人,谢顶了,怎么办啊?没法补。

董:傻啊你?你不会戴假发套啊?

(徐、董二人打量黄,上去揪黄的头发察看)

黄:我这是真的!

徐:扽不下来。

董:真跟真的似的。

黄:反正我是除了说相声别什么也干不了了。哎,董路,你好好的记者当着,为什么要说相声啊?

徐:对啊。

董:唉,一言难尽啊,罄竹难书啊。现如今这足球没人看了,报纸没人买了,稿子没人要了……丢存折都没人捡了。

黄徐:我们捡啊。

董:全是透支的。谁捡啊,所以啊您还得带着我说相声。

徐:带着您?

黄:还是我们说球的苦。说多了观众烦了,说少了观众困了,说重了球员不愿意了,说轻了球迷不解恨了。总之这活儿是没法干了。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这不算什么。

黄:还有哪。我们这说活的工作大量消耗元气,老话讲日发千言不损自伤啊。话说多了,表面看着还挺好,里边全都碎了,这就一锅卤煮火烧。

徐:都烂成那样儿了?你苦,你太苦了。

董:别那么轻易下结论行吗?

徐:人家都小肠陈啦。

董:他那儿一锅卤煮,我这儿还一碗豆腐脑呢!我们记者不仅要日出千言去采访,还要下笔万字的写稿子啊。三四千字的一篇稿子,一两万字的一个专版,第二天就得见报,点灯熬油是常事,吹灯拔蜡都可能啊。您看我们多苦啊。

徐:这是挺苦的。

黄:还是我苦。

董:还是我苦。

黄:我是苦瓜。

董:我是黄莲。

黄:我苦的都挂相儿了,您瞧瞧,我着满脸的抬头纹啊。

徐:满脸的抬头纹?您这是人话吗?

董:连中国话都说不利索还苦呐,你看我,我全身都是鱼尾纹。

徐:哎呀,这个地球上很危险,你们俩回火星吧。什么德行啊你们这都是?

黄:还是说球的苦,您拿我来说,常年累月跟着国外的时间转,睡的比猫头鹰晚,起的比大公鸡早,责任压力比总理都不小,每天看上去还得心情挺好。常年累月生活没规律不着家,孩子都老大不小的了,都没管我叫过一声爸爸。

徐:那为什么?

黄:回家太晚啊,每天披星带月一回家,家里人总,嘘!轻点,咱家德亮刚睡着。

徐:等会,你们孩子叫什么?

黄:德亮啊。

徐:你怎么给孩子起这么倒霉名字啊。

黄:那是因为我崇拜您,我喜欢你的相声,所以才给孩子起您这名字呢。在国外,人都是给孩子起自己偶像的名字。你比方说什么子怡啊,德华啊,润发啊,

徐:行,知道了,您真崇拜我!那咱俩人说,咱俩人说。

董:你是真傻吧?

徐:你怎么看出来的?

董:傻子都能看出来呀!他孩子叫德亮,那不占你便宜吗?

徐:我觉得也不对啊,谁家父母给孩子起这缺德名字啊。

董:就是啊!你看我们家德纲,

徐:等会,你孩子叫德纲?

董:我们家狗!

徐:我平衡了。

董:我们家德纲天天让我陪它玩,我哪有时间啊,哪有心情啊!你看我这样的,表面风光,内心很彷徨。容颜却已老,心已太沧桑。整天个,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吃的不如狗好,睡得不比猪香。不瞒你说,德德德德……德什么来着?德亮是吧?德亮,我家里乱七八糟,没处下脚啊,我写稿我都得到洗手间坐马桶上写。

徐:上厕所写稿去呀?

黄:这是真事儿,我作证,我送了他个外号。

徐:什么外号啊?

黄:马桶写手。

董:你看是吧?有的时候为了写稿,我在厕所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写完了我们总编拿过去一看:恩,很有味道。

徐(闻闻董身上,捏鼻子):味道是不小。

董:是吧,我觉得我要说相声,一定也很有味道。我肯定能成角儿。大角儿。

徐:大角儿?

黄:就是怎么冲都冲不下去的那个。

董:像话吗你?

(董徐换位置)

黄:你一个写字的,说相声?要抽疯啊?

黄:你说个说球的,说相声?哪挨哪啊?

黄:你还就说对了,我们说球的平常吃的就是开口饭。跟说相声的我们是近亲。

董:近亲啊?

黄徐:对!

董:奥,怪不得德亮傻呢。

徐:(推开健翔)去!像话吗?

董:健翔,咱们说句实在话,你黄健翔说球。那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徐:那他要说相声呢?

董:那不把刀刃用钢上了吗?

黄:我就豁出去了我也得说这相声。

董: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写字儿的适合说相声。

徐:那为什么啊?

董:我们能bian编啊,我们能忽悠啊,那些个假新闻什么的,那不都是我们写的嘛。

黄:等会儿,等会儿,向董路儿学习,向董路儿致敬!

徐:你又疯啊是怎么的?

董:完了,又疯了。

黄:全国那么些个媒体,每天假新闻的产量都赶上咱们国家化肥的产量了,

徐:那么多假新闻哪?

黄:好吗,总算有个人站出来承认了,勇气可嘉啊!

徐:奥,这记者都写假新闻?

黄:你是不知道,这老百姓说了,现如今要是写假新闻的就枪毙,你把所有记者排成队挨个毙,有个把冤枉的,你要隔一个毙一个,放走一多半儿。

董:没那么夸张!

黄:咱相声玩儿的是真艺术。 编假新闻算什么能耐啊?咱不带坏人玩。

徐:有道理,不带坏人玩儿。

董:坏人?坏人就对了,没听郭德纲的著名的理论啊?说相声的没好人哪。刚才在后台德纲见着我了就说一句话,

徐:说什么呀?

董:你看这董路,长得就像说相声的。

徐:等会,等会,我琢磨琢磨。说相声的没好人,你长得像说相声的,这是夸你吗,这不说你不是好人吗?

董:所以啊,我适合说相声啊!咱俩一起合作。

黄:还是我适合说相声。

董:健翔,我看在这个问题上你就不要跟我争了吧?关于长相,你黄健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走到哪,你就说你进了疯人院吧,谁能说你不像好人吗?

徐:有道理,你长得象好人啊。

黄:都什么年月了,说段相声还以貌取人呢,刚才于谦老师在后台说了,你们还是让健翔说相声吧,他长的是像好人,可是如今啊,那最坏的人长得才像好人呢!还是我坏。

董;还是我坏!

黄:你哪儿坏得过呀?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董:我丧尽天良,我十恶不赦,

黄:我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

董:我踢寡妇门,我挖绝户坟。

黄:我已经坏出亚洲,坏向世界了。最坏的就是我了。

徐:别打了别打了,看我的了

(两人从两边分别啐徐的左右脸)

徐:你们中午都吃的什么呀这是?

黄:董路你别闹,还是我们说球的更适合说相声,说球的擅于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燃烧释放自己的激情,这和舞台表演的要求很接近。你们写字儿的行吗?

徐:不行。

董:谁说的?激情啊燃烧阿?不就是装疯卖傻吗?我也能在片刻间调动自己岁月燃烧的激情啊!

徐:我还真不信。

黄:我也不信。

董:不信?那我给来来?

徐:来来呀。

董:真来?

徐:来。

董:(运气)

徐:怎么了你?

黄:便秘啦?

董:相声成可贵,生命价更高,我是想给台下让心脏不好的观众一点点提前退场的时间。

徐:不至于,你来吧。

黄:太夸张了。

董:包袱,好的,抖开了,逗笑他。。。(声嘶力竭地)哎——相声!相声!相声!郭德纲立功了,郭德纲立功了,不要给小品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民间艺术家,他继承了中国相声的光荣传统,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郭德纲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相声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瞎逗,他不是一个人!

徐(起哄):董路,董路站在这个舞台,他面对的是全国相声迷的目光和期待,德云社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只面对一个观众演出,董路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平静地面对这些人吗?10分钟之后,他会是怎样的下场?

董:鼓掌了,演出成功了,董路获得了胜利,淘汰了足球解说员,他没有第一次演砸在民族宫的剧场,伟大的董路!伟大的客串的相声演员!徐德亮今天生日快乐!

徐:这里有我什么事啊?

董:德云社万岁!

徐:行了行了。

董:(喘气)胜利属于董路。

(忽然发现黄冷眼看他,声音低了下来)属于黄健翔,属于张靓颖!

徐:还张靓颖?行了行了,您还真有激情。

黄:这什么玩意儿啊?跟谁学的?

徐:不过,说得还真不错。

黄:你还美啊呐?这叫相声吗?这不是发疯吗?你们德云社也打算给观众道歉啊?德纲,你们不混啦?你们打算停演啊?德云社十周年这点奖金,都让他这么一折腾给弄没了!回头再有人告你们赌相声!

徐、董:赌相声?

黄:早晚有人告你们用相声挑拨国际关系,引起外交纠纷!

徐:没,没这么大罪过。消消气,他就是确实不错,演得挺好的。

黄:就说你生日快乐你就这么美啊,你是逼我出绝招哪。

董:你还有什么绝招啊?都使完了。

黄:我能说英语相声,我把相声推向全世界。你行吗?

董:还英语相声,还推广全世界?人家老外管相声叫相声吗?

徐:叫什么啊?

董:人家叫“脱口秀”!

黄:甭管是脱口秀还是脱衣秀,反正我立马当场来一段。

徐:那您也来来,我们俩看看。

黄:英语相声,大伙一乐。

徐:英语相声,大伙准乐?来吧!

董:等会儿,咱们看看台下到底有多少能乐的!?(冲徐耳语:没人能听得懂)

徐:还真是,你来来吧!

黄:(唱,三人合唱)。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XYZ, now you see, I can say my ABC.

耶!

徐:什么呀这都是,行了吧!

黄:乐了吧?我说得是英语吧?

徐:英语相声啊,您这还真不错。

董:今儿台下健翔的朋友少说也得有200吧?

徐:你管那干嘛啊?

董:你甭说健翔让他们乐,你让他们哭谁敢乐啊?

徐:你甭说这个,你这叫嫉妒。你有什么本事啊?

董:他还真不如我,别看我不会外语,可我能随机应变啊,我能起飞智啊。

徐:(冲黄)您有学问,这飞智是?

黄:只听说过内痔、外痔、混合痔,飞痔。。

(二人端详董路)

董:哎,干嘛呢你们?飞智是随机应变,急中生智的意思好不好啊?

黄:我说那玩意儿也不能浑身蹿呢。

徐:多寒碜呢。你怎么了起飞智啊?

董:有一次我们一伙子中国记者去毛里求斯采访,打算坐火车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看比赛。之前听说火车票分两种,一种是快车票,一种是慢车票。

徐:那肯定买快车票了。

董:对了,我们哥几个到了售票处大眼瞪小眼了,没人会说毛里求斯语啊。

黄:估计全中国也没几个人会。

徐:那你怎么能让售票员明白你们要买的是快车票不是慢车票呢?

董:你们成吗?你,还有你。

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徐黄摇头)

董:不成吧。看我的!

徐:你成啊?

董:我走到售票窗口,哈楼!

黄:就这个,世界语言,谁都会。

徐:谁都懂。快车票慢车票!

董:呜~~~~~~~~~库……库……库……库……库,no! 库库库库库库库,YES!

徐黄:就这个呀?

郭德纲和于谦说的相声有一个是关于足球的,叫什么名字?

郭德纲、于谦的《你要锻炼》

徐德亮、黄健翔、董路的《不说足球说相声》

郭德纲的2010年的新相声叫啥名?

《你得娶我》

郭德纲2010年相声视频

mp3下载地址收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1d8130100h8yo.html

郭德纲2010最新单口相声《论互联网十几年之怪现状》

郭德纲2010年下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1d8130100h8yo.html

黄健翔为什么

黄健翔解说门

网易体育2007年6月26日讯:这一天对黄健翔来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一年前的6月26号,因为那次匪夷所思的灵魂附体,那次震惊世界的激情解说。黄健翔为之奋斗了13年的中央电视台对他亮出了红牌,从那之后,黄健翔不但被罚出场外,还被勒令永远不得再回央视大楼半步。

对一个永远从满激情的演员来说,离开舞台无疑是对他打击最大的事情,但是一个优秀的演员永远不会没地方表演,所以这一年来,黄健翔的形象不再是简单的足球解说员,他说相声、出唱片、主持脱口秀,但是他唯一没有远离的,就是足球。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生活里,还有足球跟他做伴。

2006年11月2日,北京民族文化宫,相声演员徐德亮,足球解说员黄健翔还有足球记者董路参与表演了群口相声《不说足球说相声》。在相声这个不一样的舞台上,短短的十多分钟里身穿长袍大褂的黄健翔说出了许多他憋了很长时间的话,包括对中国足球、对央视领导、对解说门甚至对自己的绯闻,在这一场另类的表演中,大家心照不宣,黄健翔的未来将不再属于央视。

2006年11月16日,说完相声两个星期之后,黄健翔在舆论和单位内部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宣布辞职,作为中国足球解说史上最有灵性和激情的解说员,作为中央电视台足球节目的形象代表,黄健翔的离去虽然已经是意料之中,但是还是有很多他的忠实拥趸为他感到深深的惋惜。

2006年12月13日,在各种各样的传闻之中,黄健翔签约凤凰卫视,主持一档每天30分钟的全新脱口秀节目《天天运动会》。这档节目充分的发挥了黄健翔在体育方面的才华,2007年的第一天,这个节目正式在黄金时间推上凤凰卫视这个在国际上知名度不比央视低,但是自由度却比央视大100倍的更有利于他自由发挥的舞台,第一期节目开始黄健翔的话题就不再只是足球,从表面上看,黄健翔已经脱离了足球,而进入了一个全体育娱乐的大圈子,但是,这只是他给大家制造的一个错觉。

2007年4月19日,黄健翔的首支单曲《你不是一个人》在他的地盘《天天运动会》上首发,秉承他相声风格的这首歌曲用纯娱乐的风格讲述了他时下的生活、工作,等等的一切,但是很明显,这首歌脱胎于解说门的经典台词,黄健翔也许是在事情已经风平浪静之后,对当初的怀疑和不公正的判罚作出了一个温柔的还击。

直到一年后的现在,又是一个6月,新一界的国足落选者李金羽和肇俊哲出现在《天天运动会》的录制现场,黄健翔也许是想再跟中国足球开个玩笑。99年他就因为批评米卢的用人原则激起千层浪,而现在,似乎矛头也指向了已经饱受批评的朱指导,虽然访谈中并没有什么激烈的言辞,但是用意却颇有一些深远。

一个月之后,黄健翔将会在某门户网站体育频道解说亚洲杯,离开解说这个舞台一年时间,不知道黄健翔再次戴上耳麦,面对熟悉的解说平台,心里是什么滋味,当然,国足能走多远,也决定着他的解说会有多疯狂。

大家想重温那段的话可以进这 呵呵~

http://2006.163.com/06/0627/03/2KJHGNMQ00321V4H.html

不说足球说相声~~~

谁来说相声 - 徐德亮 黄健翔 董 路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1.wmv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2.wmv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3.wmv

徐:今天啊,我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黄上)

黄:哟,哈哈哈,这不是德云社德字辈的大万儿徐德亮嘛?

徐:哟?这不是健字辈的大万儿黄健翔嘛。

黄:您别突出这个健字行嘛?您挺好的。

徐:挺好的。

黄:对了,抽烟吗?

徐:抽啊。

(黄作势掏兜)

徐:哎哟您可别客气。

黄:我提提裤子。

徐:我以为给我敬烟儿呢。

黄:应该给您敬烟儿。

徐:啊?您可别逗啊,您这大名人给我敬烟?

黄:我想让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您说相声?

(董上)

董:哟,徐德亮!

徐:哟,董路?

(董边打招呼作势下跪)

徐(差点先跪下):快起来快起来。

董:我鞋带儿开了。

徐:你们俩是一个庙里学出来的是怎么着?您干什么来了?

董:跟您一块说相声啊!(转头冲观众)除了相声你还会啥啊?

徐:您也说相声啊?各位您看今天这个节目热闹了,这回三个人说一段相声。

黄:(向徐)别啊,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

董:(向徐)不对,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

黄:(向徐)咱们俩说。

董:(向徐)咱们俩说。

黄:董路,你这就不对了,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记者,跟徐德亮说相声,这不是自甘堕落吗?

董:建翔,你才不对呢,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跟徐德亮说相声,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黄:你跟徐德亮说相声,这算自毁前程啊。

董:你跟徐德亮说相声,那算自废武功啦!

黄:(冲徐)你是衣冠禽兽!

董:(冲徐)你是禽兽不如!

黄:你死了喂狗!

董:你狗都不吃!

徐:你们把我剐喽得了。像话么!都冲我来呀?我问问你们吧,你们干嘛都想说相声啊?

董黄:混不下去了!

董:建翔你这可不对,你是著名足球评论员,事业如日中天啊,你怎么混不下去了?

徐:问的有道理。

董:人家可是西西踢威的大主持。

徐:你法语说的不错啊。那叫西西踢威嘛。那叫

黄:CC剃崴。

徐:你这还不如那个呢。

董:你怎么混不下去啊?

黄:你看我们好像挺风光的,其实有很多束缚,你比方说,有关部门规定,主持人不许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

徐:什么商业活动也不许参加?比方说演电影?

黄:不许。

徐:拍广告?

黄:不许。

徐:出唱片?

黄:不许。

董:上厕所?

黄:不许。嗐,我说的是商业行为,上厕所也只能去公益的,不能去商业的。

董:啊?!那赶上个收费厕所你还只能憋着?

徐:怪不得说他们主持人肾都不太好呢!

黄:不瞒你说,我还真认真学习领会了相关规定,发现啊,只有两件事能做,一个是写书,一个就是说相声了。

董:写书我知道,你刚出了一本书,《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哟卖得那叫一个……惨啊。

徐:像话吗?你得捧着点说,卖的是不好,但是写的……更不怎么样。

黄:我招你们了?

董:你也不错啦,你想,你一年出本书,还没人管你……

黄:谁说没人管?最新规定:今后凡是主持人再出书,书稿得先交到有关部门,审阅修改之后才能由出版社出版。

徐:差不了几天。

黄:是差不了几天。这不世界杯之后,被齐达内顶了一脑袋的马特拉齐出了本书,叫《我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卖得可好了,咱们这里也有人让我也出本书,叫《我到底为什么那么说》

董:这肯定卖的火啊。

徐:多少人都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说啊。

黄:我写了,交人家审去了,人家说了,世界杯之后一个月就能审完。

徐:那不是很快了么。

董:不耽误你出书啊。

黄:人家说的是下届世界杯。

董:这也太慢了,四年啊?

黄:我们那规定多了,主持人不允许染发、男主持人不许剃光头、不许留长发、留胡子……

董:等会。可我看你们台那个《倒霉52》《非常三缺一》那位主持人,怎么又染发又长发呢?

徐:就是啊,据说值好几个亿呢,估计一根头发就得值两万吧。

董:两万?!那是白头发!黑的至少5万!

黄:人家那是因为贡献大,特批的。哪行哪业还没有个特例啊。再说了,主持人的发型,只要适合自己,观众喜欢就好。

董:对啊!

徐:那要是赶上年少谢顶,头发掉光了,再好的主持人也不能干了吗?

董:傻啊你?你不会戴假发套啊?

黄:你们就别起哄了,反正我是除了说相声干不了别的了。唉?董路,你是著名足球记者,你怎么说相声来了?

董:唉,一言难尽。足球没人看了,报没人买了,稿子没人要了……丢存折没人拣了。

黄徐:我们拣啊。

董:全是透支的。谁拣啊,您得带我说相声。

黄:还是我们解说员苦。说多了观众烦了,说少了观众困了,说重了人家不愿意了,说轻了球迷不解恨了。德亮,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就这些啊?

黄:我们解说员所谓日出千言不损自伤啊。说话多了,受的都是内伤啊,表面上看挺好,里边全都碎了,这里边就是一锅卤煮火烧。

徐:是太苦了。

董:德亮,别轻易下结论行吗?他那儿一锅卤煮火烧,我这还一碗豆腐脑呢!我们记者不单要日出千言去采访,还要下笔万字的写稿子啊。好几千字的稿子,一两万字的专版,第二天就见报,点灯熬油是常事,吹灯拔蜡都可能。您看我们多苦啊。

徐:这是挺苦的。

黄:还是我苦。

董:还是我苦。

黄:我是苦瓜。

董:我是黄莲。

黄:我苦的都挂相儿了,您看看,我是满脸的抬头纹啊。

徐:满脸的抬头纹?

董:连中国话都不会说还苦呐还,还是我苦,您看我,全身都是鱼尾纹。

徐:地球上挺危险的,你们还是回火星吧。您们这都什么貌相啊你们。

黄:还是说球的苦,您拿我来说,常年累月跟着国外的时间转,睡的比小姐晚,起的比民工早,挣的比保姆少,看上去还要心情挺好。我们一有重大赛事就满世界飞,平时也是生活毫无规律。我孩子都老大不小了,我都没听他叫过一声爸爸。

徐:那为什么?

黄:回家太晚了,每次我披星带月的一回家,我家里人老说,轻点,咱家德亮刚睡着。

徐:等会,你孩子叫什么?

黄:德亮。

徐:怎么起这么倒霉名字啊。

黄:不是,我喜欢你的相声啊,为了崇拜你,才给我孩子起你的名。在国外,人都是给孩子起自己偶像的名字。

徐:是啊?就冲您孩子名,这场相声我跟您说。

董:等会吧你,你傻啊?

徐:你怎么看出来的?

董: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傻!他孩子叫德亮,这是占你便宜啊。

徐:我觉得也不对啊,谁家父母给孩子起这缺德名字啊。

董黄:就是啊!

董:你看我们家德纲,人家……

徐:等会,你孩子叫德纲?

董:我们家狗!

徐:这我就平衡了。

董:我们家德纲天天让我陪它玩,可我哪有时间啊,哪有心情啊!像我这样的,表面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已沧桑。整体个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吃的不如狗好,睡得不比猪香。不瞒你说,德德德德……我家里也乱七八糟,我写稿都坐马桶上写。

黄:这是真的,我给他起个外号叫马桶写手。

董:就是啊。有的时候我在厕所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写完一篇稿。我们总编拿过我的稿子一看:恩,很有味道。

徐(闻闻董身上):味道是不小。

董:是吧,我觉得我要说相声,一定也很有味道。我肯定能成角儿。大角儿。

徐:大角儿?

黄:就是怎么冲都冲不下去的那个。

董:像话吗?

(董徐换位置)

黄:你一个写字的,说相声?要抽疯啊?

黄:你说个说球的,说相声?哪挨哪啊?

黄:你还就说对了,我们说球的本来就是吃开口饭的。跟相声是近亲。

董:近亲啊?

黄徐:对!

董:要不德亮傻呢。

徐:去!

董:健翔,说实话你说球是好钢用在刀刃上,说相声,你不是把刀刃用钢上了嘛!

黄:我就豁出去了我。

董: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写字更适合说相声了。

徐:为什么啊?

董:我们能编能忽悠啊,那些假新闻,不都是我们写的嘛。

黄:向董路学习,向董路致敬!

董:怎么回事?又疯了?

黄:全国那么多写假新闻的,就董路一个人公开承认了……话说回来,算什么能耐,相声是真艺术。咱不带坏人玩。

董:坏人?坏人就对了,郭德纲的著明理论:说相声的没好人。刚才德刚在后台说了,你看这董路,长得就像说相声的。

徐:等会咱们琢磨琢磨……他说说相声的没好人,说你长得像说相声的,那是夸你吗,那不是说你是坏人吗?

董:所以啊,我适合说相声啊!你看健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走到哪,你就说是进了疯人院,谁不说你长得像好人啊!

黄:都什么年代了还以貌取人啊,刚才在后台,于谦老师是说了,让健翔说相声吧,虽然他长的是像好人。但这年头,最坏的人长得都像好人!还是我坏。

董;还是我坏!

黄:我……

董:我丧尽天良,十恶不赦,我踢寡妇门,挖绝户坟……还是我坏啊,我还不够坏吗,谁还能比我坏啊?

徐:别打了别打了,看我的了

(两人从两边分别啐徐的左右脸)

徐:吙!怎么的了你们。

黄:董路你别闹,还是说球的更适合说相声,我们善于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燃烧自己的激情,这和舞台表演的要求很接近。你们记者不行。

董:谁说的?什么激情啊燃烧阿?不就是装疯卖傻吗?我也能在片刻间调动自己岁月燃烧的激情啊!

黄:我不信。

徐:我也不信。

董:我给你们来来啊。

徐:可以啊。(董停一下)说啊。

黄:没电啦?

董:等等,让心脏不好的观众先退场。

徐:不至于,您说说吧。

董:包袱,好的,抖开了,逗笑他。。。哎——相声!相声!相声!郭德纲立功了,郭德纲立功了,不要给小品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民间艺术家,他继承了中国相声的光荣传统,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郭德纲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相声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瞎逗,他不是一个人!

徐(起哄):董路,董路站在这个舞台,他面对全中国相声迷的目光和期待,德云社曾经在多次的演出中只面对台下的一名观众,董路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些人吗?10分钟之后,他会是怎样的下场?

董:鼓掌了,演出成功了,董路获得了胜利,淘汰了足球解说员,他没有第一次演砸在天桥的剧场,伟大的董路,伟大的客串的相声演员,徐德亮今天生日快乐!

徐:这里有我什么事啊?

董:德云社万岁!

徐:行了行了

董:(喘气)胜利属于董路

(忽然发现黄冷眼看他,声音低了下来)属于黄健翔……属于张靓颖……

徐:还张靓颖?行了行了,您还真有激情。

黄:你还美啊呐。这叫相声嘛?这不是发疯嘛?你们德云社也想跟全国观众道歉啊?德纲,你们不混啦?你们找停赛啊?全国说相声的奖金因为你这么疯都没了!回头再有人告你们赌相声!早晚有人告你们用相声挑拨国际关系,引起外交纠纷!

徐:嗐,行了行了,人家说的不错。

黄:就说你生日快乐你就这么美啊,你是逼我出绝招啊。

董:你还有什么绝招啊?

徐:他这就够绝的了。

黄:我能说英语相声,能把相声推向全世界。你行吗?

董:别土了吧你,还推向全世界?还英语相声,人家国外管相声根本不叫相声,你知道人家叫什么?

徐:那叫什么啊?/ 董:叫“脱口秀”!

黄:甭管什么脱口秀还是脱衣秀,反正我是能用英语来一段,你行吗?

徐:对阿,你行吗?

董:你不是说你自己能来吗,你给大伙来来啊!你看有几个能乐的!?(扭头冲徐坏笑:估计没几个听得懂!)

徐:还真是,你来来吧!

黄:(唱)。

董徐:就这啊?!

董:这还不如我呢,别看我不会外语,可我能随机应变啊,我能起飞智。

徐:什么飞智?

董:有一次我们一伙子中国记者在毛里求斯采访,打算坐火车从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看比赛。之前听说火车票分两种,一种是快车票,一种是慢车票。

徐:当然得买快车票了。

董:没错,到了售票处,哥几个才发现,没人会毛里求斯语。

黄:看你们怎么办!

徐:怎么才能让售票员明白我们要买的不是慢车票,是快车票呢?

黄:是啊。

董:你们有什么办法?

(徐黄摇头)

董:不成了吧。

徐:那你有什么办法?

董:我走到售票处,“哈楼!

黄:这,世界语言。

徐:谁都懂。快车票慢车票!

董:呜~~~~~~~~~库……库……库……库……库,no! 库库库库库库库,YES!

徐黄:就这个呀。(完)

曾经作为德云社的一员,后来徐德亮离开德云社,如今过的怎么样?

没了德云社这个舞台,徐德亮自己相声水平下降太多,在看似悠闲的,写字画画退休干部的生活里,北大毕业的徐德亮,心里到底后不后悔10年前的那个决定呢?我相信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对徐德亮印象最深的两件事

第一件,听过一次《我的大学生活》,徐德亮逗、郭德纲捧,徐德亮虽燕声细语、咬文嚼字,却显得灼灼逼人、针锋相对,郭德纲的脾气秉性大伙都知道,耐着性子接着,也算尽心尽力了,师兄弟俩人一起和说,光听着就觉得拧巴。

第二件,当年黄健翔“耍疯”,这是背景,德云社十周年专场,徐德亮与黄健翔、董路说了段群口的《不说足球说相声》,热点抓得挺准,当事人“现身说法”也很有看点,只是,你说它有意思吗?有点意思,却也没啥大意思。

徐德亮退出德云社

徐德亮在博客中发声明称与王文林退出德云社,退出德云社后,徐德亮创办了海淀相声俱乐部,2010年又和何云伟和李菁星夜相声会馆,随后出版了《相声三字经》、《把灵魂卖给猫》等,也参与编剧过当年的热播剧《阳光的快乐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据说徐德亮在一次北大的表演中被台下的观众赶下了台,如今举办的小剧场观众也是寥寥无几,门票基本是几十元一张,而当初徐德亮口口声声说离开德云社也是为了让王文林多赚一些钱的豪言壮语也显得有些无稽之谈。

如今的徐德亮

基本就是在各地的小相声会馆演出相声,偶尔会被网友质疑没有多少观众,面对观众的质疑,徐德亮进行过回击,2018年年初,徐德亮参加星夜相声会馆在厦门举办的相声剧场演出,一网友只是问了一句“有观众”,便被徐德亮怒斥了一顿。这也是徐德亮最近的一次发声。

而如今看来,徐亮也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却逐渐的销声匿迹了。二人离开德云社后,可以说是一代的“穷不怕”和“不怕穷”,郭德纲对他们的退出也并没有揭底,只是表示祝福。毕竟处于两个年轻人事业的上升期,很需要炒作,也就让大家期待他们的好作品。

前不久,徐亮和王文林在北大表演,演出到一半主持人纷纷上台,把说相声的桌子给撤了!这也让现场非常尴尬,主持人还来了一句“神补刀”,说徐亮老师真的是缺了德了,可以说是非常过分的!去年徐亮还举办一个百猫展会,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过作为相声演员,却一直忙着干副业,也真的是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客观说,徐德亮是有才的,也急于求成、赚钱心切——当然这也没什么错,2008年离开德云社后至今,很少有他的消息了。某社区论坛有网友透露说,徐德亮除了在某有线电视一个收藏频道有专题节目以及偶尔表演一些相声外,基本处于“养老”状态。钱也许赚得比在德云社多了,但名气肯定是日渐衰落了。

央视足球解说员怎么说写意

这两天央视直播失误集锦第三季在网上又火了一把。有网友调侃称:“无差错不报纸,无口误不电视”。在体育直播界,早有网友将几位体育评论员的失误整理成语录,但失误有时也会成就经典,成为球迷津津乐道的记忆。

黄健翔:一声怒吼

成名已久的黄健翔,在2006世界杯意大利与澳大利亚的比赛中,大爆发了一把。有网友形容,自己在后半夜,被黄健翔的怒吼惊醒了。

好的,过他,亚昆塔,唉!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肯定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啦!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这个点球是一个绝对理论上的决杀。绝对的死角,意大利队进入了八强!

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格罗索,属于卡纳瓦罗,属于赞布罗塔,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澳大利亚队也许会后悔的,希丁克,他在下半场多打一人的情况下他打得太保守、太沉稳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勇气,面对意大利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他没有再拿出小组赛那样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自食其果。他们该回家了,他们不用回遥远的澳大利亚,他们大多数都在欧洲生活,再见!

这一段怒吼,在当年引来了巨大的争议。甚至有谣言称,“澳大利亚大使馆已经向外交部、中央电视台提出交涉”“有澳大利亚留学生到使馆进行抗议”。而央视也在随后的节目中为黄健翔的行为道歉。

在当年的德云社十周年庆典上,黄健翔、董路以及徐德亮合作的相声《不说足球说相声》还把这段将解说词当做了包袱,获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好评。

刘建宏: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这句话已成为网络段子手时不时要拿出来晒一晒的梗。而始作俑者刘建宏也早已从央视离职,成为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在他的解说生涯中,另一个经典“作品”就是进球后,听到的“球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这也被网友戏称为“卡带式”解说。

对此,刘建宏解释说:“南美解说员说‘goooo……al’的时候声音拉得很长,最长的有1分多钟。如果你把中文的‘球进了’拉长1分多钟,显然就不合适了,所以只能这样宣泄。”

刘氏经典解说语录:

1、越位了!是不是越位了呢,应该是越位了。对,没错。明显越位了。我们再来看看慢动作,哦……这个球,好像不是越位啊,再看看。嗯,确实没有越位……

2、这个小组除掉阿根廷,剩下的一个出线名额很可能将在韩国尼日利亚还有希腊中产生。

3、荷兰球员防梅西防得像跟女朋友逛街似的……手拉着手,一刻也不分离。

4、球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

5、范佩西的父亲是个艺术家,我觉得他父母最好的作品就是范佩西……

6、伊瓜因打门!球~进~了!!哦!这个球居然被门将扑出来了……从现场角度看这个球是进了……(水均益为此发布微博:“不懂足球解说,但为啥脚着不着边际呢?场上的比赛不说,干嘛老说些不相干的呢?球进了!……??? )

7、本场比赛,范佩西还是那个范佩西,罗本还是那个罗本,梅西还是那个梅西。

8、阿圭罗有句名言:就算我做不成球星,也要做球星的老婆……

9、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何况是三个这么顶尖的球员!他们在一起能商量出什么呢?好球!!!!打高了……(梅西、阿奎罗、贝隆)

10、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奎罗的妻子是马拉多纳的女儿。

王涛:哈哈来了个敲山震虎

作为央视的工作人员,王涛被球迷们熟知还是因为他为游戏实况足球中录制中文解说,“来了个敲山震虎”“皮球直接把天上的鸟打下来了”等语录已成为一代人的记忆。2014年王涛自央视离职开始自主创业,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王涛解说语录: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颖靓颖我爱你之势冲入禁区,他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 

今天我的搭档是周杰伦,但是他老婆生孩子了,所以我一个人为大家解说。

后卫冒着丧失传宗接代的危险,挡住了这个球。 

他的一脚射门射向了天空,冲进了太空,飞向了宇宙。

他的射门靴一定是昨晚落在他女朋友那儿了。

这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颖靓颖我爱你之势进啦!!!!

打南边来了个卡卡,打北边来了个凯塔。 

卡卡爱跳桑巴,凯塔来自科特迪瓦。 

卡卡碰了凯塔,凯塔立马躺下。 

裁判看凯塔倒在卡卡脚下立马刷卡,也不知道是卡卡弄疼了凯塔,还是凯塔戏弄了卡卡。 

卡卡被红牌罚下,凯塔说自己能得奥斯卡。(轻读出声)

贺炜:如果说鲁尼是英格兰的亚瑟王

如今,留在央视的解说中,贺炜已经算是老资格了。因为解说风格独特,他被网友称之为“诗人”,对此贺炜说:“我很感谢大家叫我诗人,但实际上,名不副实,我既没有写过诗,也不会写诗,可能在解说当中也不会念诗,我只是想试图把足球解说的更加正面一些,也许正面的力量就是诗歌带给人类的一种最好的启迪。”

贺炜语录:

曾经有一个黄金的进球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

雷哈格尔迅速做出应变,现在希腊队换人,萨马拉斯换下帕帕斯塔索普洛斯,之所以换下帕帕斯塔索普洛斯,一来因为他是三中卫之一的后卫,换上前锋换下后卫加强进攻;二来帕帕斯塔索普洛斯身上已经有一张黄牌,把他换下去对我们解说员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因为帕帕斯塔索普洛斯的名字是场上球员中名字最长的。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们以这句话,送别贝克汗姆,祝福他一路好运!

中国足球即使是再多人的痰盂,也永远是我的圣杯。

如果说鲁尼是英格兰的亚瑟王的话,可惜这个亚瑟王身边,没有兰斯洛特,加拉海德,高文这样的圆桌骑士。

我们想想吧,在此时此刻,在柏林,在慕尼黑,在汉堡,在科隆大教堂,肯定有无数的德国球迷为之欢欣鼓舞。而在伦敦,在利物浦,在曼彻斯特,在泰晤士河边的小酒馆,肯定也有无数的英格兰球迷为之黯然神伤。

你的对手强大并不一定意味着恐惧,人最感到恐惧的是对未知的恐惧。面对着实力强大的巴西,朝鲜就像《大卫与歌利亚》故事当中的大卫一样,在现实当中他们没有击倒巨人巴西。

对法国的队员来说,苏黎世的这个雨夜是让人伤心的,就像193年以前在比利时的滑铁卢镇,拿破仑所面对的那个伤心的雨夜一样,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法国文豪福楼拜的一句话,‘我们在人的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一天,并不是功成名就的那一天,而是从悲叹和绝望中产生对人生挑战的欲望,并且勇敢地迈向这种挑战的那一天’,我们拿这句话和失败的、回家的法国队队员们共勉,我们送别法国,我们祝贺意大利,观众朋友们,再见。

当他们述说你现在的潦倒,我唯有报以淡然:“你们只是没有见过他风华正茂的日子。陪着他越过人生的高峰,这是我私藏的幸福。”——致劳尔

新西兰队的这几脚传球传的不错,真是经不起夸,刚夸他们球就丢了。

葡萄牙和巴西的队员互相听得懂彼此的语言……都说距离产生美,两队现在距离缩短了,美没了。

球员有自己的生活,每个观众也有自己的生活,当大家的生活交汇在这一刻,就形成了历史的节点。在这里,我们既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别人也成为我们眼中的风景。

阅读 320387

责任编辑:李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17日 17:59打开APP

体育精神什么样?看看美国人怎样怀念科比的长途封盖

08月11日 18:29打开APP

外媒:美国女子体操队是如何制霸里约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老胡采访北京两家快递公司,看看他们阳倒了多少人

打开APP

美国是如何搞垮苏联的

打开APP

广州一女子坐地铁不戴口罩,称感染的才戴,“戴口罩自由”又开始了?

打开APP

网友推荐最新闻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防疫工作重心转移到医疗救治

打开APP

拜登宣称为非洲未来押上全部,“非洲国家表示怀疑”

打开APP

中国“长城”阻断美欧?

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打开APP

Copyright©2021观察者

沪ICP备1021382-2号

互联网信息许可证:3112014003

IPO募资额占全球一半,中国为何能一枝独秀?

拜登宣称为非洲未来押上全部


网站关键词:kk体育app官网(中国)-ios苹果/安卓/手机版app下载/登录入口鲁ICP备10037252号-4

kk体育app官网注册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发布时间:2023-07-16    发布人:admin

《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观众问:戴耳钉了吗?)

徐:捧哏没敢戴!

徐: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今天哪,我给您说一段相声。这个相声啊,

(黄上)

黄:这不是德云社德字辈的大腕儿徐德亮嘛?

徐:哟?这不是健字辈的大腕儿黄健翔嘛。

黄:您别突出这个健字行嘛?谁贱啊?您挺好的?

徐:挺好的。

黄:对了,您抽烟吗?

徐:抽啊。

黄:早说呀,(作掏兜状)

徐:哎,别客气,别客气。

黄:我提提裤子。

徐:我以为你给我上烟儿呢。

黄:我是得给您上烟儿。

徐:就您这大名人,您给我上烟儿?

黄:我又求与您!

徐:您什么事儿啊?

黄:我球让您带我说相声。

徐:你要说相声?

黄:对。

徐:哎,这事儿奇怪呀。你说相声?

(董上)

董:哟,哈哈哈,徐德亮!哈哈哈!哎哟哎哟!(边打招呼作势下跪)

徐(先跪下):哎,别介别介!

董:鞋带儿开啦。

徐:这布鞋又鞋带儿吗?

董:刚配的。

徐:哎,我说你们俩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是怎么着?您什么事儿啊?

董:我跟您说相声啊!(转头冲观众)除了相声你还会啥啊?

徐:你也说相声?这回热闹了啊,我们三个人一块儿给您说一段相声。

黄:(向徐)不对,德亮,这相声得咱们两个人说。

徐:(向黄)咱俩人说?好!

董:(向徐)这相声应该咱俩人说。

黄:(向徐)咱俩人说。

董:(向徐)咱俩人说。

黄:董路,你不对了,你一个足球记者,跟人家徐德亮说相声,你这不叫自甘堕落吗?

董:健翔,你才不对呢,你一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不自取其辱吗?

黄: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这算自毁前程。

董:你跟徐德亮说相声,你那叫自废武功!

黄:(冲徐)你衣冠禽兽!

董:(冲徐)你禽兽不如!

黄:你死了喂狗!

董:你狗都不吃!

徐:你们把我剐喽得了。怎么都冲我来了?我问问吧,你们干嘛都想说相声啊?

董黄:混不下去了!

董:哎我说健翔啊,你这就不对,你一著名足球评论员,你事业如日中天,你臭名,你英名四海,你怎么就混不下去了?

徐:人家问的有道理啊。

董:人家还是西西踢威的主持人呢。

徐:你法语说的不错啊。那叫西西踢威嘛。那叫

黄:CC剃崴。

徐:你这还不如他呢。

董:咱们做人得厚道一点,今天当着大家伙的面儿,你给说说,你怎么就混不下去了?

黄:你们是不知道啊,表面上看我们挺风光的,其实有身上有好多的约束,你比方说,有关部门就规定了,主持人不许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

徐:什么商业活动都不许参加?

黄:不许。

徐:你比方说演电影?

黄:不许。

徐:出唱片?

黄:不许。

徐:拍广告?

黄:不许。

董:上厕所?

黄:不许。嗐,我说的是商业活动,上厕所也只能去公益的,不能去商业的。

董:那合着遇上收费厕所那还得憋着?

徐:要不他们主持人肾都不好呢!

黄:去!谁肾不好啊?

徐:您挺好的,您挺好的。

黄:不瞒你们说,我还真认真学习了相关规定,发现只有两件事能做,

徐:哪两件事啊?

黄:一个是写书,一个就是说相声。

董:写书这事儿我知道,这不刚出了一本书《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吗,全国发行啊,卖得那叫一个……惨啊。

徐:像话吗?人家跟这儿站着呢,你捧着点儿说,卖的是不太好,但是人家写的……更不怎么样。

黄:我招你们了?

董:健翔,说实话你也不错啦,你想,你一年出本书,还没人管你……

黄:谁说没人管?最新规定刚刚出台:今后凡是主持人再写书,一定要把书稿先交给有关部门,审阅之后才能出版发行。

徐:那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黄:是耽误不了几天。这不世界杯之后,被齐达内顶了一脑袋的那家伙,叫马特拉齐出了本书,《我到底对他说了什么》,说什么把人家老齐气成那样了,书卖得特别好,咱们这儿也有人窜的我,让我写本书,《我到底为什么那么说》。

徐:有道理。

董:这肯定卖的火啊。

徐:都想知道你干吗那么说啊。

黄:我写了,书稿送去审了,人家说了,一个月啊,世界杯之后一个月就审完,马上出。

徐:那不耽误事。

董:这够快的了一个月。

黄:下届世界杯。

董:四年啊?

徐:这太慢了,这个。

黄:我们还有好多别的规定呢,所有主持人一律不许染发,男主持人不许留长发、不许剃光头、不许留胡子、不许……

董:等会,等会,我想想,你们台那个《倒霉54》、《非常三缺一》那位主持人,可是又染发又长发啊!

徐:那我知道,人家身价好几十个亿呢,估计那一根头发得两万。

董:两万?!两万那是白头发!

徐:那黑的呢?

董:黑的是3万!

黄:那要是彩色的呢?

董:5万吧!

徐:哪儿有彩色的啊?

黄:人家那是因为贡献大,特批的。再说了哪行哪业还没有个特例啊。要依我看,这主持人的发型啊,只要适合自己的体型、脑型、脸型,观众瞧见喜欢就得了贝。

徐:有道理!

董:对啊!

徐:那不过你说那秃瓢也不许主持,那你说挺好的主持人,谢顶了,怎么办啊?没法补。

董:傻啊你?你不会戴假发套啊?

(徐、董二人打量黄,上去揪黄的头发察看)

黄:我这是真的!

徐:扽不下来。

董:真跟真的似的。

黄:反正我是除了说相声别什么也干不了了。哎,董路,你好好的记者当着,为什么要说相声啊?

徐:对啊。

董:唉,一言难尽啊,罄竹难书啊。现如今这足球没人看了,报纸没人买了,稿子没人要了……丢存折都没人捡了。

黄徐:我们捡啊。

董:全是透支的。谁捡啊,所以啊您还得带着我说相声。

徐:带着您?

黄:还是我们说球的苦。说多了观众烦了,说少了观众困了,说重了球员不愿意了,说轻了球迷不解恨了。总之这活儿是没法干了。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这不算什么。

黄:还有哪。我们这说活的工作大量消耗元气,老话讲日发千言不损自伤啊。话说多了,表面看着还挺好,里边全都碎了,这就一锅卤煮火烧。

徐:都烂成那样儿了?你苦,你太苦了。

董:别那么轻易下结论行吗?

徐:人家都小肠陈啦。

董:他那儿一锅卤煮,我这儿还一碗豆腐脑呢!我们记者不仅要日出千言去采访,还要下笔万字的写稿子啊。三四千字的一篇稿子,一两万字的一个专版,第二天就得见报,点灯熬油是常事,吹灯拔蜡都可能啊。您看我们多苦啊。

徐:这是挺苦的。

黄:还是我苦。

董:还是我苦。

黄:我是苦瓜。

董:我是黄莲。

黄:我苦的都挂相儿了,您瞧瞧,我着满脸的抬头纹啊。

徐:满脸的抬头纹?您这是人话吗?

董:连中国话都说不利索还苦呐,你看我,我全身都是鱼尾纹。

徐:哎呀,这个地球上很危险,你们俩回火星吧。什么德行啊你们这都是?

黄:还是说球的苦,您拿我来说,常年累月跟着国外的时间转,睡的比猫头鹰晚,起的比大公鸡早,责任压力比总理都不小,每天看上去还得心情挺好。常年累月生活没规律不着家,孩子都老大不小的了,都没管我叫过一声爸爸。

徐:那为什么?

黄:回家太晚啊,每天披星带月一回家,家里人总,嘘!轻点,咱家德亮刚睡着。

徐:等会,你们孩子叫什么?

黄:德亮啊。

徐:你怎么给孩子起这么倒霉名字啊。

黄:那是因为我崇拜您,我喜欢你的相声,所以才给孩子起您这名字呢。在国外,人都是给孩子起自己偶像的名字。你比方说什么子怡啊,德华啊,润发啊,

徐:行,知道了,您真崇拜我!那咱俩人说,咱俩人说。

董:你是真傻吧?

徐:你怎么看出来的?

董:傻子都能看出来呀!他孩子叫德亮,那不占你便宜吗?

徐:我觉得也不对啊,谁家父母给孩子起这缺德名字啊。

董:就是啊!你看我们家德纲,

徐:等会,你孩子叫德纲?

董:我们家狗!

徐:我平衡了。

董:我们家德纲天天让我陪它玩,我哪有时间啊,哪有心情啊!你看我这样的,表面风光,内心很彷徨。容颜却已老,心已太沧桑。整天个,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吃的不如狗好,睡得不比猪香。不瞒你说,德德德德……德什么来着?德亮是吧?德亮,我家里乱七八糟,没处下脚啊,我写稿我都得到洗手间坐马桶上写。

徐:上厕所写稿去呀?

黄:这是真事儿,我作证,我送了他个外号。

徐:什么外号啊?

黄:马桶写手。

董:你看是吧?有的时候为了写稿,我在厕所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写完了我们总编拿过去一看:恩,很有味道。

徐(闻闻董身上,捏鼻子):味道是不小。

董:是吧,我觉得我要说相声,一定也很有味道。我肯定能成角儿。大角儿。

徐:大角儿?

黄:就是怎么冲都冲不下去的那个。

董:像话吗你?

(董徐换位置)

黄:你一个写字的,说相声?要抽疯啊?

黄:你说个说球的,说相声?哪挨哪啊?

黄:你还就说对了,我们说球的平常吃的就是开口饭。跟说相声的我们是近亲。

董:近亲啊?

黄徐:对!

董:奥,怪不得德亮傻呢。

徐:(推开健翔)去!像话吗?

董:健翔,咱们说句实在话,你黄健翔说球。那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徐:那他要说相声呢?

董:那不把刀刃用钢上了吗?

黄:我就豁出去了我也得说这相声。

董: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写字儿的适合说相声。

徐:那为什么啊?

董:我们能bian编啊,我们能忽悠啊,那些个假新闻什么的,那不都是我们写的嘛。

黄:等会儿,等会儿,向董路儿学习,向董路儿致敬!

徐:你又疯啊是怎么的?

董:完了,又疯了。

黄:全国那么些个媒体,每天假新闻的产量都赶上咱们国家化肥的产量了,

徐:那么多假新闻哪?

黄:好吗,总算有个人站出来承认了,勇气可嘉啊!

徐:奥,这记者都写假新闻?

黄:你是不知道,这老百姓说了,现如今要是写假新闻的就枪毙,你把所有记者排成队挨个毙,有个把冤枉的,你要隔一个毙一个,放走一多半儿。

董:没那么夸张!

黄:咱相声玩儿的是真艺术。 编假新闻算什么能耐啊?咱不带坏人玩。

徐:有道理,不带坏人玩儿。

董:坏人?坏人就对了,没听郭德纲的著名的理论啊?说相声的没好人哪。刚才在后台德纲见着我了就说一句话,

徐:说什么呀?

董:你看这董路,长得就像说相声的。

徐:等会,等会,我琢磨琢磨。说相声的没好人,你长得像说相声的,这是夸你吗,这不说你不是好人吗?

董:所以啊,我适合说相声啊!咱俩一起合作。

黄:还是我适合说相声。

董:健翔,我看在这个问题上你就不要跟我争了吧?关于长相,你黄健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走到哪,你就说你进了疯人院吧,谁能说你不像好人吗?

徐:有道理,你长得象好人啊。

黄:都什么年月了,说段相声还以貌取人呢,刚才于谦老师在后台说了,你们还是让健翔说相声吧,他长的是像好人,可是如今啊,那最坏的人长得才像好人呢!还是我坏。

董;还是我坏!

黄:你哪儿坏得过呀?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董:我丧尽天良,我十恶不赦,

黄:我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

董:我踢寡妇门,我挖绝户坟。

黄:我已经坏出亚洲,坏向世界了。最坏的就是我了。

徐:别打了别打了,看我的了

(两人从两边分别啐徐的左右脸)

徐:你们中午都吃的什么呀这是?

黄:董路你别闹,还是我们说球的更适合说相声,说球的擅于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燃烧释放自己的激情,这和舞台表演的要求很接近。你们写字儿的行吗?

徐:不行。

董:谁说的?激情啊燃烧阿?不就是装疯卖傻吗?我也能在片刻间调动自己岁月燃烧的激情啊!

徐:我还真不信。

黄:我也不信。

董:不信?那我给来来?

徐:来来呀。

董:真来?

徐:来。

董:(运气)

徐:怎么了你?

黄:便秘啦?

董:相声成可贵,生命价更高,我是想给台下让心脏不好的观众一点点提前退场的时间。

徐:不至于,你来吧。

黄:太夸张了。

董:包袱,好的,抖开了,逗笑他。。。(声嘶力竭地)哎——相声!相声!相声!郭德纲立功了,郭德纲立功了,不要给小品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民间艺术家,他继承了中国相声的光荣传统,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郭德纲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相声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瞎逗,他不是一个人!

徐(起哄):董路,董路站在这个舞台,他面对的是全国相声迷的目光和期待,德云社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只面对一个观众演出,董路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平静地面对这些人吗?10分钟之后,他会是怎样的下场?

董:鼓掌了,演出成功了,董路获得了胜利,淘汰了足球解说员,他没有第一次演砸在民族宫的剧场,伟大的董路!伟大的客串的相声演员!徐德亮今天生日快乐!

徐:这里有我什么事啊?

董:德云社万岁!

徐:行了行了。

董:(喘气)胜利属于董路。

(忽然发现黄冷眼看他,声音低了下来)属于黄健翔,属于张靓颖!

徐:还张靓颖?行了行了,您还真有激情。

黄:这什么玩意儿啊?跟谁学的?

徐:不过,说得还真不错。

黄:你还美啊呐?这叫相声吗?这不是发疯吗?你们德云社也打算给观众道歉啊?德纲,你们不混啦?你们打算停演啊?德云社十周年这点奖金,都让他这么一折腾给弄没了!回头再有人告你们赌相声!

徐、董:赌相声?

黄:早晚有人告你们用相声挑拨国际关系,引起外交纠纷!

徐:没,没这么大罪过。消消气,他就是确实不错,演得挺好的。

黄:就说你生日快乐你就这么美啊,你是逼我出绝招哪。

董:你还有什么绝招啊?都使完了。

黄:我能说英语相声,我把相声推向全世界。你行吗?

董:还英语相声,还推广全世界?人家老外管相声叫相声吗?

徐:叫什么啊?

董:人家叫“脱口秀”!

黄:甭管是脱口秀还是脱衣秀,反正我立马当场来一段。

徐:那您也来来,我们俩看看。

黄:英语相声,大伙一乐。

徐:英语相声,大伙准乐?来吧!

董:等会儿,咱们看看台下到底有多少能乐的!?(冲徐耳语:没人能听得懂)

徐:还真是,你来来吧!

黄:(唱,三人合唱)。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XYZ, now you see, I can say my ABC.

耶!

徐:什么呀这都是,行了吧!

黄:乐了吧?我说得是英语吧?

徐:英语相声啊,您这还真不错。

董:今儿台下健翔的朋友少说也得有200吧?

徐:你管那干嘛啊?

董:你甭说健翔让他们乐,你让他们哭谁敢乐啊?

徐:你甭说这个,你这叫嫉妒。你有什么本事啊?

董:他还真不如我,别看我不会外语,可我能随机应变啊,我能起飞智啊。

徐:(冲黄)您有学问,这飞智是?

黄:只听说过内痔、外痔、混合痔,飞痔。。

(二人端详董路)

董:哎,干嘛呢你们?飞智是随机应变,急中生智的意思好不好啊?

黄:我说那玩意儿也不能浑身蹿呢。

徐:多寒碜呢。你怎么了起飞智啊?

董:有一次我们一伙子中国记者去毛里求斯采访,打算坐火车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看比赛。之前听说火车票分两种,一种是快车票,一种是慢车票。

徐:那肯定买快车票了。

董:对了,我们哥几个到了售票处大眼瞪小眼了,没人会说毛里求斯语啊。

黄:估计全中国也没几个人会。

徐:那你怎么能让售票员明白你们要买的是快车票不是慢车票呢?

董:你们成吗?你,还有你。

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徐黄摇头)

董:不成吧。看我的!

徐:你成啊?

董:我走到售票窗口,哈楼!

黄:就这个,世界语言,谁都会。

徐:谁都懂。快车票慢车票!

董:呜~~~~~~~~~库……库……库……库……库,no! 库库库库库库库,YES!

徐黄:就这个呀?

郭德纲和于谦说的相声有一个是关于足球的,叫什么名字?

郭德纲、于谦的《你要锻炼》

徐德亮、黄健翔、董路的《不说足球说相声》

郭德纲的2010年的新相声叫啥名?

《你得娶我》

郭德纲2010年相声视频

mp3下载地址收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1d8130100h8yo.html

郭德纲2010最新单口相声《论互联网十几年之怪现状》

郭德纲2010年下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1d8130100h8yo.html

黄健翔为什么

黄健翔解说门

网易体育2007年6月26日讯:这一天对黄健翔来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一年前的6月26号,因为那次匪夷所思的灵魂附体,那次震惊世界的激情解说。黄健翔为之奋斗了13年的中央电视台对他亮出了红牌,从那之后,黄健翔不但被罚出场外,还被勒令永远不得再回央视大楼半步。

对一个永远从满激情的演员来说,离开舞台无疑是对他打击最大的事情,但是一个优秀的演员永远不会没地方表演,所以这一年来,黄健翔的形象不再是简单的足球解说员,他说相声、出唱片、主持脱口秀,但是他唯一没有远离的,就是足球。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生活里,还有足球跟他做伴。

2006年11月2日,北京民族文化宫,相声演员徐德亮,足球解说员黄健翔还有足球记者董路参与表演了群口相声《不说足球说相声》。在相声这个不一样的舞台上,短短的十多分钟里身穿长袍大褂的黄健翔说出了许多他憋了很长时间的话,包括对中国足球、对央视领导、对解说门甚至对自己的绯闻,在这一场另类的表演中,大家心照不宣,黄健翔的未来将不再属于央视。

2006年11月16日,说完相声两个星期之后,黄健翔在舆论和单位内部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宣布辞职,作为中国足球解说史上最有灵性和激情的解说员,作为中央电视台足球节目的形象代表,黄健翔的离去虽然已经是意料之中,但是还是有很多他的忠实拥趸为他感到深深的惋惜。

2006年12月13日,在各种各样的传闻之中,黄健翔签约凤凰卫视,主持一档每天30分钟的全新脱口秀节目《天天运动会》。这档节目充分的发挥了黄健翔在体育方面的才华,2007年的第一天,这个节目正式在黄金时间推上凤凰卫视这个在国际上知名度不比央视低,但是自由度却比央视大100倍的更有利于他自由发挥的舞台,第一期节目开始黄健翔的话题就不再只是足球,从表面上看,黄健翔已经脱离了足球,而进入了一个全体育娱乐的大圈子,但是,这只是他给大家制造的一个错觉。

2007年4月19日,黄健翔的首支单曲《你不是一个人》在他的地盘《天天运动会》上首发,秉承他相声风格的这首歌曲用纯娱乐的风格讲述了他时下的生活、工作,等等的一切,但是很明显,这首歌脱胎于解说门的经典台词,黄健翔也许是在事情已经风平浪静之后,对当初的怀疑和不公正的判罚作出了一个温柔的还击。

直到一年后的现在,又是一个6月,新一界的国足落选者李金羽和肇俊哲出现在《天天运动会》的录制现场,黄健翔也许是想再跟中国足球开个玩笑。99年他就因为批评米卢的用人原则激起千层浪,而现在,似乎矛头也指向了已经饱受批评的朱指导,虽然访谈中并没有什么激烈的言辞,但是用意却颇有一些深远。

一个月之后,黄健翔将会在某门户网站体育频道解说亚洲杯,离开解说这个舞台一年时间,不知道黄健翔再次戴上耳麦,面对熟悉的解说平台,心里是什么滋味,当然,国足能走多远,也决定着他的解说会有多疯狂。

大家想重温那段的话可以进这 呵呵~

http://2006.163.com/06/0627/03/2KJHGNMQ00321V4H.html

不说足球说相声~~~

谁来说相声 - 徐德亮 黄健翔 董 路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1.wmv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2.wmv

mms://vod.tom.com/ent/200611/1102hjx3.wmv

徐:今天啊,我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黄上)

黄:哟,哈哈哈,这不是德云社德字辈的大万儿徐德亮嘛?

徐:哟?这不是健字辈的大万儿黄健翔嘛。

黄:您别突出这个健字行嘛?您挺好的。

徐:挺好的。

黄:对了,抽烟吗?

徐:抽啊。

(黄作势掏兜)

徐:哎哟您可别客气。

黄:我提提裤子。

徐:我以为给我敬烟儿呢。

黄:应该给您敬烟儿。

徐:啊?您可别逗啊,您这大名人给我敬烟?

黄:我想让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您说相声?

(董上)

董:哟,徐德亮!

徐:哟,董路?

(董边打招呼作势下跪)

徐(差点先跪下):快起来快起来。

董:我鞋带儿开了。

徐:你们俩是一个庙里学出来的是怎么着?您干什么来了?

董:跟您一块说相声啊!(转头冲观众)除了相声你还会啥啊?

徐:您也说相声啊?各位您看今天这个节目热闹了,这回三个人说一段相声。

黄:(向徐)别啊,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

董:(向徐)不对,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

黄:(向徐)咱们俩说。

董:(向徐)咱们俩说。

黄:董路,你这就不对了,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记者,跟徐德亮说相声,这不是自甘堕落吗?

董:建翔,你才不对呢,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跟徐德亮说相声,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黄:你跟徐德亮说相声,这算自毁前程啊。

董:你跟徐德亮说相声,那算自废武功啦!

黄:(冲徐)你是衣冠禽兽!

董:(冲徐)你是禽兽不如!

黄:你死了喂狗!

董:你狗都不吃!

徐:你们把我剐喽得了。像话么!都冲我来呀?我问问你们吧,你们干嘛都想说相声啊?

董黄:混不下去了!

董:建翔你这可不对,你是著名足球评论员,事业如日中天啊,你怎么混不下去了?

徐:问的有道理。

董:人家可是西西踢威的大主持。

徐:你法语说的不错啊。那叫西西踢威嘛。那叫

黄:CC剃崴。

徐:你这还不如那个呢。

董:你怎么混不下去啊?

黄:你看我们好像挺风光的,其实有很多束缚,你比方说,有关部门规定,主持人不许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

徐:什么商业活动也不许参加?比方说演电影?

黄:不许。

徐:拍广告?

黄:不许。

徐:出唱片?

黄:不许。

董:上厕所?

黄:不许。嗐,我说的是商业行为,上厕所也只能去公益的,不能去商业的。

董:啊?!那赶上个收费厕所你还只能憋着?

徐:怪不得说他们主持人肾都不太好呢!

黄:不瞒你说,我还真认真学习领会了相关规定,发现啊,只有两件事能做,一个是写书,一个就是说相声了。

董:写书我知道,你刚出了一本书,《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哟卖得那叫一个……惨啊。

徐:像话吗?你得捧着点说,卖的是不好,但是写的……更不怎么样。

黄:我招你们了?

董:你也不错啦,你想,你一年出本书,还没人管你……

黄:谁说没人管?最新规定:今后凡是主持人再出书,书稿得先交到有关部门,审阅修改之后才能由出版社出版。

徐:差不了几天。

黄:是差不了几天。这不世界杯之后,被齐达内顶了一脑袋的马特拉齐出了本书,叫《我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卖得可好了,咱们这里也有人让我也出本书,叫《我到底为什么那么说》

董:这肯定卖的火啊。

徐:多少人都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说啊。

黄:我写了,交人家审去了,人家说了,世界杯之后一个月就能审完。

徐:那不是很快了么。

董:不耽误你出书啊。

黄:人家说的是下届世界杯。

董:这也太慢了,四年啊?

黄:我们那规定多了,主持人不允许染发、男主持人不许剃光头、不许留长发、留胡子……

董:等会。可我看你们台那个《倒霉52》《非常三缺一》那位主持人,怎么又染发又长发呢?

徐:就是啊,据说值好几个亿呢,估计一根头发就得值两万吧。

董:两万?!那是白头发!黑的至少5万!

黄:人家那是因为贡献大,特批的。哪行哪业还没有个特例啊。再说了,主持人的发型,只要适合自己,观众喜欢就好。

董:对啊!

徐:那要是赶上年少谢顶,头发掉光了,再好的主持人也不能干了吗?

董:傻啊你?你不会戴假发套啊?

黄:你们就别起哄了,反正我是除了说相声干不了别的了。唉?董路,你是著名足球记者,你怎么说相声来了?

董:唉,一言难尽。足球没人看了,报没人买了,稿子没人要了……丢存折没人拣了。

黄徐:我们拣啊。

董:全是透支的。谁拣啊,您得带我说相声。

黄:还是我们解说员苦。说多了观众烦了,说少了观众困了,说重了人家不愿意了,说轻了球迷不解恨了。德亮,您带着我说相声。

徐:就这些啊?

黄:我们解说员所谓日出千言不损自伤啊。说话多了,受的都是内伤啊,表面上看挺好,里边全都碎了,这里边就是一锅卤煮火烧。

徐:是太苦了。

董:德亮,别轻易下结论行吗?他那儿一锅卤煮火烧,我这还一碗豆腐脑呢!我们记者不单要日出千言去采访,还要下笔万字的写稿子啊。好几千字的稿子,一两万字的专版,第二天就见报,点灯熬油是常事,吹灯拔蜡都可能。您看我们多苦啊。

徐:这是挺苦的。

黄:还是我苦。

董:还是我苦。

黄:我是苦瓜。

董:我是黄莲。

黄:我苦的都挂相儿了,您看看,我是满脸的抬头纹啊。

徐:满脸的抬头纹?

董:连中国话都不会说还苦呐还,还是我苦,您看我,全身都是鱼尾纹。

徐:地球上挺危险的,你们还是回火星吧。您们这都什么貌相啊你们。

黄:还是说球的苦,您拿我来说,常年累月跟着国外的时间转,睡的比小姐晚,起的比民工早,挣的比保姆少,看上去还要心情挺好。我们一有重大赛事就满世界飞,平时也是生活毫无规律。我孩子都老大不小了,我都没听他叫过一声爸爸。

徐:那为什么?

黄:回家太晚了,每次我披星带月的一回家,我家里人老说,轻点,咱家德亮刚睡着。

徐:等会,你孩子叫什么?

黄:德亮。

徐:怎么起这么倒霉名字啊。

黄:不是,我喜欢你的相声啊,为了崇拜你,才给我孩子起你的名。在国外,人都是给孩子起自己偶像的名字。

徐:是啊?就冲您孩子名,这场相声我跟您说。

董:等会吧你,你傻啊?

徐:你怎么看出来的?

董: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傻!他孩子叫德亮,这是占你便宜啊。

徐:我觉得也不对啊,谁家父母给孩子起这缺德名字啊。

董黄:就是啊!

董:你看我们家德纲,人家……

徐:等会,你孩子叫德纲?

董:我们家狗!

徐:这我就平衡了。

董:我们家德纲天天让我陪它玩,可我哪有时间啊,哪有心情啊!像我这样的,表面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已沧桑。整体个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吃的不如狗好,睡得不比猪香。不瞒你说,德德德德……我家里也乱七八糟,我写稿都坐马桶上写。

黄:这是真的,我给他起个外号叫马桶写手。

董:就是啊。有的时候我在厕所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写完一篇稿。我们总编拿过我的稿子一看:恩,很有味道。

徐(闻闻董身上):味道是不小。

董:是吧,我觉得我要说相声,一定也很有味道。我肯定能成角儿。大角儿。

徐:大角儿?

黄:就是怎么冲都冲不下去的那个。

董:像话吗?

(董徐换位置)

黄:你一个写字的,说相声?要抽疯啊?

黄:你说个说球的,说相声?哪挨哪啊?

黄:你还就说对了,我们说球的本来就是吃开口饭的。跟相声是近亲。

董:近亲啊?

黄徐:对!

董:要不德亮傻呢。

徐:去!

董:健翔,说实话你说球是好钢用在刀刃上,说相声,你不是把刀刃用钢上了嘛!

黄:我就豁出去了我。

董: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写字更适合说相声了。

徐:为什么啊?

董:我们能编能忽悠啊,那些假新闻,不都是我们写的嘛。

黄:向董路学习,向董路致敬!

董:怎么回事?又疯了?

黄:全国那么多写假新闻的,就董路一个人公开承认了……话说回来,算什么能耐,相声是真艺术。咱不带坏人玩。

董:坏人?坏人就对了,郭德纲的著明理论:说相声的没好人。刚才德刚在后台说了,你看这董路,长得就像说相声的。

徐:等会咱们琢磨琢磨……他说说相声的没好人,说你长得像说相声的,那是夸你吗,那不是说你是坏人吗?

董:所以啊,我适合说相声啊!你看健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走到哪,你就说是进了疯人院,谁不说你长得像好人啊!

黄:都什么年代了还以貌取人啊,刚才在后台,于谦老师是说了,让健翔说相声吧,虽然他长的是像好人。但这年头,最坏的人长得都像好人!还是我坏。

董;还是我坏!

黄:我……

董:我丧尽天良,十恶不赦,我踢寡妇门,挖绝户坟……还是我坏啊,我还不够坏吗,谁还能比我坏啊?

徐:别打了别打了,看我的了

(两人从两边分别啐徐的左右脸)

徐:吙!怎么的了你们。

黄:董路你别闹,还是说球的更适合说相声,我们善于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燃烧自己的激情,这和舞台表演的要求很接近。你们记者不行。

董:谁说的?什么激情啊燃烧阿?不就是装疯卖傻吗?我也能在片刻间调动自己岁月燃烧的激情啊!

黄:我不信。

徐:我也不信。

董:我给你们来来啊。

徐:可以啊。(董停一下)说啊。

黄:没电啦?

董:等等,让心脏不好的观众先退场。

徐:不至于,您说说吧。

董:包袱,好的,抖开了,逗笑他。。。哎——相声!相声!相声!郭德纲立功了,郭德纲立功了,不要给小品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民间艺术家,他继承了中国相声的光荣传统,侯宝林、马三立、刘宝瑞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郭德纲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相声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瞎逗,他不是一个人!

徐(起哄):董路,董路站在这个舞台,他面对全中国相声迷的目光和期待,德云社曾经在多次的演出中只面对台下的一名观众,董路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些人吗?10分钟之后,他会是怎样的下场?

董:鼓掌了,演出成功了,董路获得了胜利,淘汰了足球解说员,他没有第一次演砸在天桥的剧场,伟大的董路,伟大的客串的相声演员,徐德亮今天生日快乐!

徐:这里有我什么事啊?

董:德云社万岁!

徐:行了行了

董:(喘气)胜利属于董路

(忽然发现黄冷眼看他,声音低了下来)属于黄健翔……属于张靓颖……

徐:还张靓颖?行了行了,您还真有激情。

黄:你还美啊呐。这叫相声嘛?这不是发疯嘛?你们德云社也想跟全国观众道歉啊?德纲,你们不混啦?你们找停赛啊?全国说相声的奖金因为你这么疯都没了!回头再有人告你们赌相声!早晚有人告你们用相声挑拨国际关系,引起外交纠纷!

徐:嗐,行了行了,人家说的不错。

黄:就说你生日快乐你就这么美啊,你是逼我出绝招啊。

董:你还有什么绝招啊?

徐:他这就够绝的了。

黄:我能说英语相声,能把相声推向全世界。你行吗?

董:别土了吧你,还推向全世界?还英语相声,人家国外管相声根本不叫相声,你知道人家叫什么?

徐:那叫什么啊?/ 董:叫“脱口秀”!

黄:甭管什么脱口秀还是脱衣秀,反正我是能用英语来一段,你行吗?

徐:对阿,你行吗?

董:你不是说你自己能来吗,你给大伙来来啊!你看有几个能乐的!?(扭头冲徐坏笑:估计没几个听得懂!)

徐:还真是,你来来吧!

黄:(唱)。

董徐:就这啊?!

董:这还不如我呢,别看我不会外语,可我能随机应变啊,我能起飞智。

徐:什么飞智?

董:有一次我们一伙子中国记者在毛里求斯采访,打算坐火车从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看比赛。之前听说火车票分两种,一种是快车票,一种是慢车票。

徐:当然得买快车票了。

董:没错,到了售票处,哥几个才发现,没人会毛里求斯语。

黄:看你们怎么办!

徐:怎么才能让售票员明白我们要买的不是慢车票,是快车票呢?

黄:是啊。

董:你们有什么办法?

(徐黄摇头)

董:不成了吧。

徐:那你有什么办法?

董:我走到售票处,“哈楼!

黄:这,世界语言。

徐:谁都懂。快车票慢车票!

董:呜~~~~~~~~~库……库……库……库……库,no! 库库库库库库库,YES!

徐黄:就这个呀。(完)

曾经作为德云社的一员,后来徐德亮离开德云社,如今过的怎么样?

没了德云社这个舞台,徐德亮自己相声水平下降太多,在看似悠闲的,写字画画退休干部的生活里,北大毕业的徐德亮,心里到底后不后悔10年前的那个决定呢?我相信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对徐德亮印象最深的两件事

第一件,听过一次《我的大学生活》,徐德亮逗、郭德纲捧,徐德亮虽燕声细语、咬文嚼字,却显得灼灼逼人、针锋相对,郭德纲的脾气秉性大伙都知道,耐着性子接着,也算尽心尽力了,师兄弟俩人一起和说,光听着就觉得拧巴。

第二件,当年黄健翔“耍疯”,这是背景,德云社十周年专场,徐德亮与黄健翔、董路说了段群口的《不说足球说相声》,热点抓得挺准,当事人“现身说法”也很有看点,只是,你说它有意思吗?有点意思,却也没啥大意思。

徐德亮退出德云社

徐德亮在博客中发声明称与王文林退出德云社,退出德云社后,徐德亮创办了海淀相声俱乐部,2010年又和何云伟和李菁星夜相声会馆,随后出版了《相声三字经》、《把灵魂卖给猫》等,也参与编剧过当年的热播剧《阳光的快乐生活》。

然而好景不长,据说徐德亮在一次北大的表演中被台下的观众赶下了台,如今举办的小剧场观众也是寥寥无几,门票基本是几十元一张,而当初徐德亮口口声声说离开德云社也是为了让王文林多赚一些钱的豪言壮语也显得有些无稽之谈。

如今的徐德亮

基本就是在各地的小相声会馆演出相声,偶尔会被网友质疑没有多少观众,面对观众的质疑,徐德亮进行过回击,2018年年初,徐德亮参加星夜相声会馆在厦门举办的相声剧场演出,一网友只是问了一句“有观众”,便被徐德亮怒斥了一顿。这也是徐德亮最近的一次发声。

而如今看来,徐亮也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却逐渐的销声匿迹了。二人离开德云社后,可以说是一代的“穷不怕”和“不怕穷”,郭德纲对他们的退出也并没有揭底,只是表示祝福。毕竟处于两个年轻人事业的上升期,很需要炒作,也就让大家期待他们的好作品。

前不久,徐亮和王文林在北大表演,演出到一半主持人纷纷上台,把说相声的桌子给撤了!这也让现场非常尴尬,主持人还来了一句“神补刀”,说徐亮老师真的是缺了德了,可以说是非常过分的!去年徐亮还举办一个百猫展会,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过作为相声演员,却一直忙着干副业,也真的是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客观说,徐德亮是有才的,也急于求成、赚钱心切——当然这也没什么错,2008年离开德云社后至今,很少有他的消息了。某社区论坛有网友透露说,徐德亮除了在某有线电视一个收藏频道有专题节目以及偶尔表演一些相声外,基本处于“养老”状态。钱也许赚得比在德云社多了,但名气肯定是日渐衰落了。

央视足球解说员怎么说写意

这两天央视直播失误集锦第三季在网上又火了一把。有网友调侃称:“无差错不报纸,无口误不电视”。在体育直播界,早有网友将几位体育评论员的失误整理成语录,但失误有时也会成就经典,成为球迷津津乐道的记忆。

黄健翔:一声怒吼

成名已久的黄健翔,在2006世界杯意大利与澳大利亚的比赛中,大爆发了一把。有网友形容,自己在后半夜,被黄健翔的怒吼惊醒了。

好的,过他,亚昆塔,唉!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肯定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啦!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这个点球是一个绝对理论上的决杀。绝对的死角,意大利队进入了八强!

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格罗索,属于卡纳瓦罗,属于赞布罗塔,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澳大利亚队也许会后悔的,希丁克,他在下半场多打一人的情况下他打得太保守、太沉稳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勇气,面对意大利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他没有再拿出小组赛那样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自食其果。他们该回家了,他们不用回遥远的澳大利亚,他们大多数都在欧洲生活,再见!

这一段怒吼,在当年引来了巨大的争议。甚至有谣言称,“澳大利亚大使馆已经向外交部、中央电视台提出交涉”“有澳大利亚留学生到使馆进行抗议”。而央视也在随后的节目中为黄健翔的行为道歉。

在当年的德云社十周年庆典上,黄健翔、董路以及徐德亮合作的相声《不说足球说相声》还把这段将解说词当做了包袱,获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好评。

刘建宏: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这句话已成为网络段子手时不时要拿出来晒一晒的梗。而始作俑者刘建宏也早已从央视离职,成为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在他的解说生涯中,另一个经典“作品”就是进球后,听到的“球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这也被网友戏称为“卡带式”解说。

对此,刘建宏解释说:“南美解说员说‘goooo……al’的时候声音拉得很长,最长的有1分多钟。如果你把中文的‘球进了’拉长1分多钟,显然就不合适了,所以只能这样宣泄。”

刘氏经典解说语录:

1、越位了!是不是越位了呢,应该是越位了。对,没错。明显越位了。我们再来看看慢动作,哦……这个球,好像不是越位啊,再看看。嗯,确实没有越位……

2、这个小组除掉阿根廷,剩下的一个出线名额很可能将在韩国尼日利亚还有希腊中产生。

3、荷兰球员防梅西防得像跟女朋友逛街似的……手拉着手,一刻也不分离。

4、球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进啦!

5、范佩西的父亲是个艺术家,我觉得他父母最好的作品就是范佩西……

6、伊瓜因打门!球~进~了!!哦!这个球居然被门将扑出来了……从现场角度看这个球是进了……(水均益为此发布微博:“不懂足球解说,但为啥脚着不着边际呢?场上的比赛不说,干嘛老说些不相干的呢?球进了!……??? )

7、本场比赛,范佩西还是那个范佩西,罗本还是那个罗本,梅西还是那个梅西。

8、阿圭罗有句名言:就算我做不成球星,也要做球星的老婆……

9、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何况是三个这么顶尖的球员!他们在一起能商量出什么呢?好球!!!!打高了……(梅西、阿奎罗、贝隆)

10、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奎罗的妻子是马拉多纳的女儿。

王涛:哈哈来了个敲山震虎

作为央视的工作人员,王涛被球迷们熟知还是因为他为游戏实况足球中录制中文解说,“来了个敲山震虎”“皮球直接把天上的鸟打下来了”等语录已成为一代人的记忆。2014年王涛自央视离职开始自主创业,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王涛解说语录: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颖靓颖我爱你之势冲入禁区,他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 

今天我的搭档是周杰伦,但是他老婆生孩子了,所以我一个人为大家解说。

后卫冒着丧失传宗接代的危险,挡住了这个球。 

他的一脚射门射向了天空,冲进了太空,飞向了宇宙。

他的射门靴一定是昨晚落在他女朋友那儿了。

这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颖靓颖我爱你之势进啦!!!!

打南边来了个卡卡,打北边来了个凯塔。 

卡卡爱跳桑巴,凯塔来自科特迪瓦。 

卡卡碰了凯塔,凯塔立马躺下。 

裁判看凯塔倒在卡卡脚下立马刷卡,也不知道是卡卡弄疼了凯塔,还是凯塔戏弄了卡卡。 

卡卡被红牌罚下,凯塔说自己能得奥斯卡。(轻读出声)

贺炜:如果说鲁尼是英格兰的亚瑟王

如今,留在央视的解说中,贺炜已经算是老资格了。因为解说风格独特,他被网友称之为“诗人”,对此贺炜说:“我很感谢大家叫我诗人,但实际上,名不副实,我既没有写过诗,也不会写诗,可能在解说当中也不会念诗,我只是想试图把足球解说的更加正面一些,也许正面的力量就是诗歌带给人类的一种最好的启迪。”

贺炜语录:

曾经有一个黄金的进球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

雷哈格尔迅速做出应变,现在希腊队换人,萨马拉斯换下帕帕斯塔索普洛斯,之所以换下帕帕斯塔索普洛斯,一来因为他是三中卫之一的后卫,换上前锋换下后卫加强进攻;二来帕帕斯塔索普洛斯身上已经有一张黄牌,把他换下去对我们解说员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因为帕帕斯塔索普洛斯的名字是场上球员中名字最长的。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们以这句话,送别贝克汗姆,祝福他一路好运!

中国足球即使是再多人的痰盂,也永远是我的圣杯。

如果说鲁尼是英格兰的亚瑟王的话,可惜这个亚瑟王身边,没有兰斯洛特,加拉海德,高文这样的圆桌骑士。

我们想想吧,在此时此刻,在柏林,在慕尼黑,在汉堡,在科隆大教堂,肯定有无数的德国球迷为之欢欣鼓舞。而在伦敦,在利物浦,在曼彻斯特,在泰晤士河边的小酒馆,肯定也有无数的英格兰球迷为之黯然神伤。

你的对手强大并不一定意味着恐惧,人最感到恐惧的是对未知的恐惧。面对着实力强大的巴西,朝鲜就像《大卫与歌利亚》故事当中的大卫一样,在现实当中他们没有击倒巨人巴西。

对法国的队员来说,苏黎世的这个雨夜是让人伤心的,就像193年以前在比利时的滑铁卢镇,拿破仑所面对的那个伤心的雨夜一样,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法国文豪福楼拜的一句话,‘我们在人的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一天,并不是功成名就的那一天,而是从悲叹和绝望中产生对人生挑战的欲望,并且勇敢地迈向这种挑战的那一天’,我们拿这句话和失败的、回家的法国队队员们共勉,我们送别法国,我们祝贺意大利,观众朋友们,再见。

当他们述说你现在的潦倒,我唯有报以淡然:“你们只是没有见过他风华正茂的日子。陪着他越过人生的高峰,这是我私藏的幸福。”——致劳尔

新西兰队的这几脚传球传的不错,真是经不起夸,刚夸他们球就丢了。

葡萄牙和巴西的队员互相听得懂彼此的语言……都说距离产生美,两队现在距离缩短了,美没了。

球员有自己的生活,每个观众也有自己的生活,当大家的生活交汇在这一刻,就形成了历史的节点。在这里,我们既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别人也成为我们眼中的风景。

阅读 320387

责任编辑:李程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17日 17:59打开APP

体育精神什么样?看看美国人怎样怀念科比的长途封盖

08月11日 18:29打开APP

外媒:美国女子体操队是如何制霸里约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老胡采访北京两家快递公司,看看他们阳倒了多少人

打开APP

美国是如何搞垮苏联的

打开APP

广州一女子坐地铁不戴口罩,称感染的才戴,“戴口罩自由”又开始了?

打开APP

网友推荐最新闻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防疫工作重心转移到医疗救治

打开APP

拜登宣称为非洲未来押上全部,“非洲国家表示怀疑”

打开APP

中国“长城”阻断美欧?

不说相声说足球(《不说足球说相声》的剧本在哪能找到)

打开APP

Copyright©2021观察者

沪ICP备1021382-2号

互联网信息许可证:3112014003

IPO募资额占全球一半,中国为何能一枝独秀?

拜登宣称为非洲未来押上全部


版权所有 kk体育app官网(中国)-ios苹果/安卓/手机版app下载/登录入口-台励福_国四叉车_丰田台励福叉车,锂电池叉车